首页 > 事故案例 > 专家点评 > 正文

渑池矿难:“喜丧”闹剧还要一演再演么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0-12-10 11:50:33


渑池矿难:“喜丧”闹剧还要一演再演么

  已知导致26人死亡的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巨源煤业公司“12·7”渑池煤矿矿井瓦斯爆炸事故现场,再次让人们耳闻目睹了“喜丧”的闹剧:面对河南省政府事故调查组的直接调查,渑池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魏宝元在调查组成立大会上口若悬河,为自己罗列了周密安排部署、狠抓质量排查、严查三超三危险和严格执行煤矿安全检测等四条“功绩”,以至于在场的调查组成员不忍卒听,不得不将其“表功”打断。

  调查组是省政府派出的,是所谓“上差”,目的是审查,是问责,魏宝元等人严格意义上已处于“被告”地位,人命关天,责任重大,面对的又是上级部门和领导干部,他们尚能把灾难化为“喜丧”,把检讨化为自夸,可想而知,倘若他们面对的不是上级派出的检查组,而仅仅是死里逃生的矿工、悲痛欲绝的难属和急欲探究真相的媒体记者,将会说怎样的话,作怎样的表现!

  正如一些调查组成员所指出的,“12·7”矿难事故之所以发生,本身就是因为矿方管理混乱,当地政府未尽监督之责,事故在12月7日19时40分许发生,有关方面迟迟不到位,所报出的井下人数、伤亡数量和实际情况差距甚大,死亡人数甚至仅仅为个位数,真实情况直到次日上午方才逐渐大白于众,而煤矿负责人便在这一片混乱中逃之夭夭,这漫长的一夜里究竟发生了多少事,为这一夜的混乱,被困矿工又多付出怎样的代价,恐怕很久都会是个谜。

  有调查组成员惊呼“河南已经出不起事了”。这个出不起的事不仅仅是矿难,更是地方政府、官员和责任人将丧事办成“喜丧”的魔术表演。

  从“12·7”事故发生后,魏宝元等当事领导的应对不难看出,他们遵循的是以下一套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行为逻辑:首先,事故发生前要认定不会发生事故,对事故隐患置若罔闻,乃至讳疾忌医;其次,事故发生之初要设法瞒住事故,即使不能瞒住事故本身,也要尽量让伤亡数、损失数缩水;第三,如果实在瞒不住,就突出救灾、抢险、慰问、指挥,突出“一套班子”的英明神武,指挥若定,变检讨为表功,变丧事为喜事,变罪臣为功臣。

  事实上,渑池所发生的这一幕,在河南,在其他一些地方,早已不再罕见。

  之所以要在一片刺耳的挽歌声中,匆匆谱写这让人哭笑不得的“喜丧三步曲”,说到底,是官本位作祟,小团体和个人利益至上,而将人命、公众利益和社会影响视若无睹。正是为了小团体和个人的利益,某些地方、某些领导才会罔顾安全生产,对“血矿”、“泪井”网开一面,只要煤照出,利税照交,其他都可当作没看见;也正是为了官位子、官帽子,他们才会在事故发生后,始则百般遮掩,大事化小,继而讳过扬功,把丧事当喜事办。

  调查组牛组长在会上惊呼,非法生产行为不仅害掉许多矿工性命,还“毁掉不少干部”,这话只说了一半。事实上,正是一些不负责任,缺乏应有同情心和人类感情的领导干部,用这种要钱不要命、顾私不顾公的“喜丧三步曲”,毁掉了无数矿工的生命,毁掉了无数矿工家庭的幸福、希望和未来。

  呜呼哀哉,“喜丧”的闹剧还要一演再演么?